台灣咖啡產地採訪-屏東台山咖啡

在欉紅咖啡產地產訪 (2011-11.13-14)

屏東位於北迴歸線以南,屬熱帶氣候,境內又有高山分佈,自日據時代起便為咖啡的重要產地,但隨著日軍於二次大戰後撤離台灣,咖啡樹也逐漸被遺忘在山野之中。近年來古坑咖啡重新打起台灣咖啡的名號,問到台灣咖啡,多數人第一個想到的是古坑,其實屏東不僅以出產水果著名,這裡也是台灣咖啡產期最早的地方,約從9月開始採收。

為了尋找台灣咖啡的好味道,我們來到了屏東,出了台北市越往南走,陽光更加暖和,南北的距離雖遠,但心情不感疲憊,反而更加雀躍。長治鄉鍾景維大哥是我們拜訪的第一個農友,雖是初次見面,但熱情好客的鍾大哥,毫不藏私的與我們分享滿嘴的咖啡經。進到庭院裡一眼所及就看到平鋪於塑膠布的曬豆場景,不過因為天氣有點轉陰,所以我們先和鍾大哥把咖啡豆收到屋簷下,避免被突如其來的雨水打濕,冬天屏東本來就少雨,但今年氣候反常,所以曬豆比平常得花更多工夫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台山咖啡’的名字有兩個含義,‘台’代表台灣,‘山’則是代表一定得是高山咖啡。鍾大哥不僅在三地門德文部落栽培有約2.5公頃的咖啡,更是跑遍台灣找尋好的咖啡園,遇到喜歡的,更常整片果實包下運回屏東作採後處理。

喜好爬山的他可是翻山越嶺,才找到已被遺忘在山林間30多年之久的咖啡樹,樹旁早已長出為數甚多的子孫滿堂。鍾大哥其咖啡的採收正如同我們‘在欉紅’的名字一樣,可是堅持每顆果實都要紅透,蒂頭和屁股兩面可都要仔細觀察,這也加倍人工採收的複雜,1個人1天採收不到40公斤的果實,而從鮮果換算成帶殼豆的比例約6~8:1,原來我們喝的咖啡可真是滴滴皆辛苦呀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鍾大哥在採後處理上有許多獨到之處,如:物理方式處理的博士豆、貯存必須加倍小心的陳年豆(豆子在貯放時,常需小心赭麴毒素的產生)、還有醉香咖啡、貓豆、蜜處理、日曬、和水洗豆。蜜處理是果實脫皮後便直接以陽光來乾燥,因為硬殼外的膠質體會相互黏附,所以必須每天都用手將其剝開,相當費工,其貯藏也較有發霉的問題;博士豆是鍾大哥誤打誤撞試出來的處理方式,目前全世界僅此一家,別無分號;日曬豆以採收下來的鮮果在陽光下曬約20~28天,一般水洗的則曬僅約10~14天,陽光乾燥的豆子雖然麻煩,就是比機器乾燥有股不同的味道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鍾大哥常說:他的生命因咖啡而豐富人生,他因咖啡交了許多朋友。對我們來說也是,在尋找咖啡,和農友討論聊天時,總有許多新的想法被討論出來,雖說台北離各產地都很遠,但只要喝到一杯咖啡,就能讓我們精神重新一振,甚至比暈車藥還有效呢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1 關於 “台灣咖啡產地採訪-屏東台山咖啡” 的評論

  1. 鍾老闆:您好!謝謝您補寄來的半磅咖啡又附加贈一包日曬咖啡,我已收到了,非常感謝,您作生意的服務週到與親切的情意。此次會遺漏交貨半磅,服務小姐一時失誤在所難免,特請老闆勿予怪罪,上一次會買也是因她親切的介紹,讓我與內人試喝,驚異三地門也有如此好喝的珍品咖啡,雖然價格不便宜,但值得有這個身價,買了一磅回家,偶有客人來也泡請客人試喝,評論皆說讚!古坑咖啡豈能與之相比呢!我也大略看了您們的網頁,鍾先生為人熱情好客,我會找時間到長治去參觀貴工廠,增長對咖啡的認識。因我是金融界退休的老人,虛歲71,仍以機車代步,路途較遠,等天涼些再往拜訪,不知是否歡迎?總之,謝了!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