產地隨筆_2008年夏

2008年初夏,我們懷著旅行的心情,從台北出走,奔赴連空氣都薰染著果香的南投。此行,雖然名為產地採訪,但每個人的心情都是輕盈的。

其實,每一次產地採訪都像一場未知的探險,我們就是那沿途探詢交易的商人,載著滿車的期待,換取和嚴選素材的偶然相遇。而這天,在車子駛近日月潭時,突然有一個極為浪漫的發想,闖進我們的話題之中。

「除了玫瑰之外,有沒有什麼花是可以做成抹醬來吃的啊?」幾個人於是各別陷入了沉思,偶爾傳出幾句簡短的討論,好像適合的花種總是帶有令人退懼的毒性。

「那曇花呢?」不知是誰突然說了這麼一句。

「咦!這個聽起來不錯。」

「曇花應該是沒有毒。」

「台灣有人在種曇花嗎?」

「就算有,也不可能請人家每天半夜等花開,然後立刻用冷藏快遞給我們吧!」

「哇!這曇花要是能做出來,一定超經典的啦!」

很可笑的,我們竟認真計算起要收集多少朵曇花,才能淬釀出一瓶夢幻頂級的曇花抹醬。最後的結論是,一瓶盛裝了夜晚神秘芬芳的曇花醬,成本可能要直逼千元大關!

雖然明知這是個荒唐的狂想,但大伙仍然篤定的說著:有天一定要做出一罐來供著,不賣都好!

隔天,我們跟滿滿一車的各色水果擠著,來到行程的最後一站──集集,經過熱心的農會經理介紹,我們找到濁水溪旁,品質極佳的糯米荔枝,就在果園主人為我們包裝荔枝的時候,牆邊一個娉婷的身影突然引起大家的驚呼──是曇花!那一刻,真的好像伸手就可以摘下夢想!

果園主人隨即熱絡的向我們一一指出,哪一朵是昨夜才開的,哪幾朵可能今晚或明天就要開了,我們聽著,也惋惜著錯過了美好的花期。

最後,我們回程的車上,多了四朵未綻的曇花。而那是第一次,我們滿載著沉甸甸的水果,卻感到期待的心情比先時更加充盈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